长沙金海中学

学校办公室:0731-85639668
招生办公室:0731-85638388
Welcome to changsha jinhai middle school !
师生文苑allnews
极爱繁华 2017-11-15 11:49:0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15次

一日晚归,不知是路过谁人家的炊火。热锅烹炒,大约是贤妇在等待晚归的良人。

只是一刹那便迷醉于这“俗世”的气息:凛冽的初春凉意,混合着热乎乎的饭菜香气。带着浓郁的家常味道,温柔的让行人不忍疾行。

过后,朋友们都笑我:“哟,上哪偷吃去了?一身饭菜味。”我不禁暗笑:这走一遭,可当真是沾染了一身“俗世”的“烟火”。 

但我并非喜好拙朴,甚至可以说是“极爱繁华”。

晚明张岱有云:“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桔虐,书蠹诗魔。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”

我本不是好静之人,从来只偏好人世喧嚣。所以少年时爱极了张岱这段“胡话”,觉得只读一遍就满口馥郁。

前几日看到一句话,差点笑岔了气去,它是这么说的:

“有热闹要看,没有热闹制造热闹也要看。”

或许这说法有些过分无情,又显示了中国人天性的劣根,所以只是当一句笑话来听听。但不可否认,“凑热闹”确实是一个充满了人气儿的词语。

商场促销,同学聚会,社团活动。

我不善与人交流,却执着于置身人群。认识或不认识,熟悉或不熟悉。非熙熙攘攘,枉为人世。也可以称得上是“极爱繁华”了。

年少时一直以为,应当把时光都装点成巴洛克式的风格。繁复,恢弘,缀着花边;皠色,金色,绘上荆棘。入眼就只余下惊叹和痴恋。

譬如霁月光风的暮色:西尽是水蓝的余晖映照,东始是苍蓝的夜色凄迷。横亘天际的厚云,西镀新雪东浸墨,心中还残着一线路灯光反射的胭脂橘色。那柔润细腻的视觉触感,如出水美人的青丝雪肤,发梢的水珠就是天幕上破碎的星子。蹙眉,轻哼,容颜一片冷艳之至的风情。

然而并非只有美景美物才是繁华。

声音及语言的迤逦温婉也使人沉醉。梵文的吟唱或是古语的文章,韵调和叠音都仿佛随水流淌,空灵而生动。这是一种高远古朴的繁华之美,如在风蚀的白骨上刻下经纶,久吹后缝隙里填满了沙砾,于微光中流转如玉。

然而随着岁数渐长,每每看到这段“极爱繁华”都觉得战战兢兢、触目惊心、毛骨悚然。张岱在“极爱繁华”之末,还叹了一句“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”。其中无奈伤怀自知,倒是勾得我们这些看客也“梦幻”不已,好像这一句话就能看到什么反派成活的惊天逆转,好好的人被生活追着打。

我害怕不已,只得把这段爱极了的“极爱”深深藏在本子里,好像繁华之美也成了少年时的迷梦,慎之重之的印刻在回忆里。

可惜可叹,人世纵然千般繁华,人生却只区区百年。生死一途,沿路上的繁华不过沧海一栗,总也看不完,总也看不够。 

    极爱繁华,慎惜今辰;

    尘世浊重,光阴清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