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金海中学

学校办公室:0731-85639668
招生办公室:0731-85638388
Welcome to changsha jinhai middle school !
师生文苑allnews
那一刻,我感到愧疚 2017-11-25 11:51:0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07次

1701     张仕涵

 

凄冷的雨点乱拍在窗上,似乎是惧怕着黑夜,可它最终还是光滑玻璃无力地顺流而下,只增一道转瞬即逝的泪痕,便消失了。

我正警惕地坐在沙发上,两眼死盯着荧光屏,双耳却高高地竖起----妈妈是不允许我这个时候看电视的。沙沙的雨,敲得我心神不宁,门外任何一丝声响,都吓得我起身迅速关闭电视----绝不能被发现!

突然,一道闪电划开浓厚的夜,雷声大作起来。紧接着,钥匙转动门锁,妈妈左手推门进来,右手背在后面,高兴的说:“仕涵,还在写作业呢,看……”,声音戛然而止,我一下慌了神,不知道该编造怎样的借口。只是坐在沙发上,就像盯着电视那样注视她的脸,却不敢看她那严肃的双眼。

电视早已被我调成静音,屋里只剩死一般的沉寂……

妈妈终于走进来了,她锁了门、关了电视,然后只淡淡说了一句:“你今晚就面着那堵墙反省,想好了你再写作业、睡觉”

我一动不动,无声地抗议着。

“你到底动不动?啊!”

“看个电视你至于那么大反应吗?我们班好多同学还每天打游戏呢!”

“那你干脆到他们家去吧!”

“好呀,我还不想当你儿子呢?”我已经因为羞愧而愤怒到了极点,这是我第一次顶撞她。

妈妈还没听完,顺手拿起沙发上的一根皮带,朝我的手臂、脊背上狠狠地抽过来。屋里回荡着打下去时发出的清响,我实在忍无可忍。手一挥,跑进了房里,放肆地将身边的东西扔弃着,任由泪水溢出眼眶。

我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,却把妈妈给忽略了,心情平复后,我的肚子“咕咕”地抗议着,“妈……”刚想呼喊妈妈,可想起今天发生的事,我又止住了口。但肚中依然在翻江倒海----胡乱搪塞的悲伤也填不饱它。无奈!我只得走到妈妈房间,用连自己也无法听见的音量说:“老妈,我肚子饿了!”

不知这话怎么传进妈妈耳朵里,她猛一回头,接着忙用手揉揉眼,似乎怕我看到什么,但我依旧注意到了那通红的眼眶。我震惊了:母亲啊,你是因为我说的话而伤心吗?还是因为我做错事而忧虑?难道是因为打我而感到心疼?她就这样坐着,两眼通红,就像一个十二、三岁的女孩。可她站起身来,又成了母亲,尽管她的身躯已不如我高大,温暖的手掌也已能被我的所包裹。那一刻,我感到无比愧疚,我已长大成人,明晓事理,就这样对待母亲吗?不,绝不!有一根皮鞭,在抽打、谴责我的心。

母亲已经端了一小碗鸡汤出来,对我说:“本来是早要端给你吃,叫你这么调皮。”说完又吹了吹勺子舀起的汤汁,往我嘴里送,我终于忍不住了,抽泣着,把这一勺汤送了回去:“妈,你也喝一点……”

 窗外还有淅淅沥沥的声响,晶莹的水滴从天空落下,似乎是满天的星辰在下坠,落入我的心中,泛起一层爱的涟漪。